楊士毅│用剪紙說故事 剪下黑暗體現美好生活-剪紙藝術家

楊士毅

朋友叫他阿貴。他是攝影師、是紀錄片導演,也是剪紙藝術師。聽過他演講的人最常說:「上一刻明明還笑得很開心,下一刻就感動流淚,這就是阿貴的魅力。」個人粉絲頁:楊士毅〈阿貴〉


獲獎無數,仍怏怏不樂 因為討厭自己

 剪紙,是東方文化中,帶著傳遞美好祝福的表現方式。對於楊士毅來說,則是他有別於影像創作外,另一種說故事的媒介。低頭畫草稿、專注於剪紙的他,每張剪紙創作都有著獨到的故事與設計,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他專職剪紙創作多年,殊不知其實他在2013年底,才開始剪下他人生的剪紙處女作。

  
 
    「其實我接觸剪紙已經超過七年,但是卻一直沒有動手剪下任何一張紙,後來因為女友搬新家,希望我剪紙為她慶賀新屋落成,不然我大概也不會碰剪紙吧!」曬出古銅色臉龐的楊士毅,說起女朋友時,嘴角漾起了笑容,足見她在生活中對他的影響力。
 
 圖片提供》楊士毅
 
    回溯楊士毅在早期的影像創作裡展現出憤怒、發洩、悲傷、沮喪的情緒,雖然獲獎近百個,可是他絲毫感受不到快樂,他說:「我從小就覺得自卑,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好,因為寄人籬下,書也念不好、沒人喜歡我,連我都討厭自己。」所以,即便後來在攝影中找到天賦,拍出讓人讚嘆的精彩作品,他仍對自己沒有自信。因為那時期的楊士毅怪罪父母、埋怨別人,生活處處是負面情緒。
 

    後來研究所時期的楊士毅申請了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,到西藏旅行,當時他見到當地婦女為幫家中掙個微薄的幾毛錢,努力剪紙販售作品,只要獲得一點錢,婦女們就會歡天喜地,帶著愉快的心繼續剪紙分享祝福。

    這些畫面對他產生極大的震撼,讓他看見在這片看似貧瘠荒涼的土地上,卻擁有心靈的富足;看似沒有色彩的黃土高原裡,卻因為當地婦女的剪紙,而產生各種顏色。
 
    在西藏--他崩潰大哭了。因為這時他才赫然發現,相較生活如此困苦的人,自己已衣食無缺卻怨天尤人,在這荒蕪的環境中,他終於誠實面對自己。
 

誠實面對,改變的責任 進而重新喜歡自己

 
 回台灣後,楊士毅雖然沒有動手剪紙,但開始察覺自己的改變。
 
    以前的創作,目光焦點都在自己的身上,為了證明自己的才華,因此不斷炫技拿獎。在歷經西藏之旅後,創作開始轉向,無論是紀錄片或剪紙,現在的作品中富含濃濃的愛與祝福,透過作品喚起他人對生活的感動與滿足。
    楊士毅說,因為對自己誠實,唯有自己才知道想要成為怎樣的人、過怎樣的生活,正視這些問題後就無所遁逃了,自己要學會擔起改變的責任,再也無法埋怨別人、推卸責任。
 
 
    正因為一路走來,他看見自己的改變,也透過剪紙獲得許多朋友及陌生人的回饋,發現分享「剪紙」故事,能夠喚醒他人正視自己的內心,感受身邊的幸福,因此他持續投入剪紙創作,將剪紙變成卡片、裝置藝術、展覽等,把溫暖傳遞給更多人。現在的他,打從心底散發滿滿熱情與滿足,常在演講中,透過自身故事及創作,打破許多人對現下生活的盲目,讓更多人重新找回生活動力,再一次喜歡自己。
 

記者蘇茵慧‧原文請見:http://week.ltn.com.tw/person/DC559.html

其他‧人物專訪
滅火器│楊大正與他的貓咪們
林文義│書房是自己的房間,心靈的自由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