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南佳里‧蚶寮塭仔內與金獅陣:金獅陣初現

金獅陣的成立與反對聲浪

民國二十二年次出生,今年八十二歲的黃水芹先生,在塭內蚶寮永昌宮金獅陣成立之前,就已經擔任永昌宮的廟務委員,因此若是想瞭解金獅陣為何成立與西港仔香的淵源,可以說是最清楚不過的。

二次大戰之後,國民政府來臺,當時在參與西港仔刈香時,塭內蚶寮永昌宮並沒有自己所屬的陣頭可以作為代表,因此每次香科一開始,通常都是花錢去聘請其他地區可以協助表演的陣頭,就他的印象中,像是東山的採茶歌陣頭、大內的女宋江陣或是渡仔頭的女宋江陣,都曾經有來幫忙過。

後來在某一次的西港香的香科中,因為聘請不到女宋江陣,最後改聘請東山採茶歌陣頭代表,採茶歌陣大概成員有四十多位,都是以女性為主,這種陣頭算是小戲陣頭,由民間歌舞與說唱藝術發展而來,具有戲劇情節的表演。

塭內蚶寮永昌宮會成立金獅陣,正是由此開始。黃水芹回憶起那次香科,遶境來到最後一天,每個陣頭都在排隊等待入廟,由於陣頭數量多,當時的採茶歌陣的女性成員們就坐在路旁,戴著斗笠閉眼休息,同時在場的還有永昌宮的廟務委員及轎班人員們。

此時剛好來了一群轎班的年輕伙子,故意跑來挑釁,有幾人還逐一將採茶女的斗笠掀掉,說:「長得這麼醜,還敢出來表演。」一旁的委員們看了怒不可遏,有人大喊:「抓起來打!」後來就不得了,雙方就產生激烈的衝突。

在衝突事件後,代表進(黃進行先生)便提議說:「怎麼可以被欺負、看不起呢?不如我們自己也來練武陣。」當時黃進行先生口中所說的武陣,並沒有限定指哪一種陣頭,只是因為一時氣憤而提出的建議。

在西港刈香結束後,蚶寮、塭仔內兩地區人士的籌措下,組織陣頭的行動就如火如荼的準備進行。正當大家一頭熱時,黃水芹先生是站在反對的立場,不論在平常對談或是在開會時,仍然堅持反對成立陣頭。

反對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人力問題。黃水芹先生認為,一個陣頭的組成,需要資金與人力,資金倒是還好,反而最應該考慮是人力。現今(指當時)想要募集人員來組織陣頭比較簡單,可是再過幾年後,年青人都外出工作了,誰還願意晚上回到村莊接受訓練呢?

在永昌宮總會的會議下,贊成組織陣頭的票數居多,因此就初步決定成立屬於永昌宮的陣頭。經過廟方王爺的指示,指定金獅陣作為代表陣頭,當時操拿神輿的其中一位委員──黃秋原先生,回憶了當時的情形:

「我這輩子,至少活到現在,那是我唯一一次被王爺倚身(操拿神輿),扶到兩手的虎頭都破皮了,那時候只有一個感覺,就是好昏、好昏,快要昏倒了。」

由於當時大家不曉得該選擇哪種武陣才好,在請示王爺後,由黃秋原寫出了一個「金」字,從此金獅陣就成為蚶寮塭內永昌宮的代表陣頭。而金獅陣成立後,則需要恭請獅祖督陣,鎮守至香科結束。池府王爺指示蚶寮、塭仔內共有一個林投稜,其中有一地龍穴,正因為虎、獅同類,因此用獅來配合地龍,而此地則成為謝館後,恭送獅祖之處,目前獅祖已供奉於永昌宮太祖殿。

每當西港刈香開始的前一年,陣頭的訓練就要開始準備。通常一個陣頭的成員,包含預備人員大概要六十多人,會下場表演大概五十多位左右,大多是由村莊裡的年輕人訓練,除了要給薪之外,晚上還要煮點心供應,還要購買藥粉讓這些隊員可以強身,這些經費大多來自廟方,有些大抵則是地方人士贊助。

 

武師與暗館

成立於民國六十八年的金獅陣,當時聘請七股區竹仔港洪進財、林屋、王萬全、黃有義等五位教練來指導,屬於綠腳巾系統。腳巾指的是各宮廟武陣隊員腰部所纏繞的腰帶,其顏色代表村莊與教授師傅。若是遇到同一顏色腳巾的隊伍,代表為同一師傅(教)傳授,此時就可以變換不同的表演,相當有趣。

暗館部份則是請到黃南宗先生來教授。暗館的功用在於招募新手在夜間練習,以武術拳法教授新手,除了可作為強健身心之用,最主要是要紮實武術底子。

有鑑於暗館對於金獅陣的重要性,由楊府太師指示後,由黃玉貴先生負責找到黃南宗先生回鄉教授拳法,而當時黃南宗先生已經搬到屏東縣鹽埔鄉定居,並在大仁技術大學附近開設國術館,對於回鄉教授拳法之事並沒有意願。

加上黃南宗先生謹守祖父家訓:「不可教授外人拳法。」避免所教到學生因拳法而與人起衝突,這樣身為師傅就難以避責。黃南宗先生的祖父為黃孕,在九歲之時便被少林寺的和尚帶到中國接受訓練,經過二十二年的時間才回到臺灣。

在少林寺學習的過程中,黃孕先生一筆一畫將所學記錄下來,從中國回到臺灣後,除了擁有傳統的少林武術,精通白鶴拳法,也帶回了少林寺拳譜與少林寺藥方。拳譜首頁寫著:「白鶴先師方氏七娘方徵石傳授」,以及「手似柳枝拳似彈,馬如車輪身如梭」等字。

黃南宗先生自五、六歲時,就跟隨祖父練拳,因此擁有一身好功夫,他表示若學習拳法更要記住:「頭為師、身為主、腳為將、手為兵」的口訣,以及拳中共有八節:「吐、吞、浮、沉、攻、守、動、靜」,隨之話鋒一轉,他嚴肅地表示:「拳打得再好,若是沒有武德一切都沒有用。」

練武、守德這兩件事,是黃南宗先生一輩子的執著,也正因為其武術德性兼備,被王爺挑選為金獅陣教授暗館之武師,於是在民國六十七年回到永昌宮教授白鶴拳法,最後返鄉回到佳里區建南里,成立慈德堂國術館,但不再隨教授外人拳法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